流年里的感悟和伤痛 张玉琴/文

沉淀在心底的人和事,亲情和爱,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忘记。
       在我的生命中,亲情不断被死亡阻隔,一个个曾经使我产生过热烈感情的人们,就像风一样地呼啸在我的面前,刮了一股股旋风之后,他们的影子变得无影无踪,我努力追寻的是在岁月的残片上捕捉他们曾留给我的一丝丝痕迹……
       哪怕是他们穿过的一件衣服,戴过的半只手套,用过的一个水杯或茶罐。这些岁月的残片,都能是我嗅到一些他们来过的气味,在周遭里挣扎和奋斗过,在红尘里哭过和笑过,在苦难中爱过和恨过……
       这些伤痛让我思考人活着像萧红曾在《呼兰河传》里写道的:“生、老、病、死都没有什么表示,生了就顺其自然长大,长大就长大了,长不大也就算了。老了老了,也没什么关系,眼花了就不看,耳聋了就不听,牙掉了,就整吞,走不动了就躺着,又有什么办法,谁老谁活该。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循环地走着,那是从古到今就这样啊!风霜雨雪,受得住的就过去啦,受不住的就寻求顺其自然地结果,那自然的结果不太好,把一个人默默地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。至于那没有被拉去的,就风霜雨雪,仍旧在人间被吹打着。"
       萧红不是佛教徒,但她让我们看到了生老病死的轮回,活着就活着,死了就死了,没有理由,内在的悲悯让人们感到颤栗,毕竟是生命。一股悲情油然而生,总是凄凉,总是伤痛。
       人这一辈子,说容易也容易,说难也很难。如果仅仅面对人和人,人和钢筋水泥,人和忙碌,人和名利,活完了一生,没有看到世间的美,没有享受到万物的绚丽多彩,人生将是悲哀的。
       人在这个世界上活一天,其实跟森林里的动物很相似。每走一步,周围危险四伏。以为是主动活着,倒不如说是在被动中坚强地活着。人每一天,如果不去悉心面对这些意外,一切都将不存在。正因为人要用心躲避隐藏在身边的各种危险,人活一天都得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       人活一天,如此不易,活一年,活几十年就更不容易了,既然如此,每个人应该珍惜生命,善待自己,让自己的每一天都活出精彩,每一天都有梦想,活出价值,让生命留下的不仅仅是年轮上的岁数,而是一串串璀璨的珍珠。

标签